刀郎:落魄时被妻子分手一朝成名却又引来无数质疑

  像庞龙的《两只蝴蝶》、杨臣刚自作自唱的《老鼠爱大米》都是那段时间,传遍街头巷尾的歌曲。

  脍炙人口的曲调,通俗的歌词,加上歌手刀郎的卖力“嘶吼”,这首充满西域情调的歌曲传唱在各大商场和街头小店门口。

  据说,在2004年这一年中,刀郎的这张专辑在毫无宣传的情况下,正版专辑卖出了270万张,盗版据说卖了有高达800万张。

  一场歌坛的“大雪”,下出了全国的范围,而“接地气”就是《2002年的第一场雪》被传唱的最大原因,也正是因为“通俗”,刀郎遭遇了音乐歌坛“大姐大”的批判。

  在2010年时,刀郎的名字出现在内地音乐风云榜十年,“最具影响力的十大歌手”候选名单上。而那英作为评委主席,一票否决了刀郎的提名。

  在参访中,那英表示刀郎的歌上不了层面,不具备审美观,但是若是跟他唱片的销量,那英表示确实没有他卖的多。

  而汪峰作为知名音乐人,竟直接批判刀郎,认为刀郎的歌流行起来,就是流行歌坛的一场悲哀。

  早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那英就曾提到过刀郎,还说出刀郎上舞台她就砸电视的狂言。

  为何刀郎会受到如此多的批判?难道唱片卖得好,听众数量多,传唱度广,这不是一首好歌的标签吗?

  而在那个年代,父母大多在外工作。文艺团的母亲看到小儿子对音乐有好感,斥巨资买了台电子琴给他玩,也可以解决父母不在家,他的娱乐活动。

  父母外出后,刀郎只能和哥哥一起生活在爷爷家,爷爷奶奶宠溺众多,身体又不是很好,教育刀郎的重任也就落在了哥哥身上。

  随着叛逆期到来,刀郎偶然间听到街头混混讨论哥哥新交的女友,回到家后,看到哥哥兴高采烈地与母亲讨论两人交往时,语气怪怪的跟哥哥说了一句“帽子子”。

  为了劝架,母亲指责了年纪稍大的哥哥,而正是这场让刀郎窃喜胜利的“战斗”,哥哥却再也没回来。

  原来,在与家人争吵后,哥哥一怒之下冲出家门,却在路上遭遇了车祸当场去世,年仅20岁。

  看着没有关上的房门,想到母亲的叮嘱,哥哥没拿钥匙。未关上的门,再也回不来的人。

  哥哥去世后,刀郎的性格更加孤僻,整日与电子琴作伴,在那段时间里,琴声成了刀郎不再想哥哥的唯一办法。

  刀郎离开家后,为了接近最近的“歌手”,他选择了在一家歌厅做服务员,在打工期间,刀郎结交了很多音乐人士,没有工作的时候,他便跟着学习音乐知识。

  学习了一段时间,刀郎萌生了组建乐队的想法,说干就干,刀郎组织了几位要好的乐手,一起建立了“手术刀”乐队。

  乐队成员在各个酒吧驻唱,一晚20元是他们最理想的收入。可是一年后,乐队收入仍不到一千元一个月。

  几乎达到特困人员的水平。为了生计,成员开始四分五裂,有的准备做谐星,有的则准备去工地打工。

  演出还没结束,刀郎就看不下去了,在推开剧场大门的一瞬间,背后的哄笑与他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而刀郎却认为,如果欢呼声不是为了音乐,那将毫无意义可言。

  等他转过神来,,便拉着杨娜回到家中,尽管父母的坚决不同意,刀郎还是跟女友去了民政局。只为负责。

  在女儿出生后,刀郎的心态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如果说之前的音乐是爱好,现在对他而言,可能就是事业了。

  而刀郎心态变化,却没能留着刚出月子的杨娜。她以一句“你给不了我要的生活”,离开了刀郎的世界。

  当时朱梅还是一名在海口电视台实习的学生。当时朱梅被安排采访他,刀郎为朱梅演唱了自己创作的歌曲,还讲述了自己与音乐的故事。

  刀郎听后,逐渐找回自信。两个人也成了很要好的朋友,朱梅成了刀郎的小迷妹。

  2006年5月,刀郎出了一场车祸,听到消息后,朱梅赶忙跑去医院,看着他躺在病床上,哭着说道:要振作,你还有我。

  躺在病床上的这一个月时间里,刀郎想了自己从小到大的全部过程。想起哥哥,杨娜,父母,女儿想家。于是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刀郎称,爸我想回家了。

  第二天,父亲来到了病房,带走了这个离家多年的儿子。回到了老家,刀郎看着已经10岁女儿,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流下来。

  刀郎跪在两鬓白发的父母面前,决定留下来。而朱梅的到来,让刀郎的人生彻底改变。

  在质问过刀郎为何不告而别后,朱梅邀请刀郎一家人去新疆老家,不仅有美味的佳肴,还有很多热爱音乐的人。

  刀郎愣愣的点下了头,就这样2001年5月,他们一家人来到朱梅老家。在双方父母的见证下,两个人结了婚,随后朱梅又为刀郎诞下一个女儿。

  在融入新疆时尚后,3年的时间,刀郎创作了3000首歌,汇入在专辑《西域情歌》中,销量暂时过得去。

  在刀郎31岁的一天,乌鲁木齐迎来了2002年的第一场雪,顺着雪花的飘落,刀郎的目光定格在乌鲁木齐最高的楼“八楼”旁公交站牌上,2号数字格外明显。

  让刀郎想不到的是,这首歌的火热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用他的话来讲,这张专辑发布后,记者天天蹲在家门口。

  这让一向性格孤僻的刀郎不知所措,本想做个二三线的歌手,谁知一不小心成了一线。

  面对媒体和同行们的质疑,刀郎显得有些局促,毕竟,大火一直不在刀郎的准备中。

  就这样,刀郎拿过奖,唱片销量登过榜首,街头巷尾都是刀郎的粉丝。他却决定退出音乐圈。

  随着刀郎的淡去,大量新鲜血液诸如,但是依然没有人能动摇《2002年的第一场雪》,在听众心里的地位。

  刀郎在退出听众事业后,与妻子父母一同回到新疆,并没有放弃热爱的音乐,帮云朵(徒弟)写过歌,出场过谭咏麟的演唱会嘉宾,演唱过《我是特种兵》的片尾曲。

  还为2008年的奥运会,写过《荣誉》、《就是现在》等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

  2011年,50岁刀郎重新发布了个人专辑《刀郎2011》,还为经典歌曲《敢问路在远方》重新编曲演唱。

  在活动现场,不少粉丝重新看到偶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而刀郎虽然已经不复曾经的风华,唱功依然很棒,他独特的嗓音也并没有因为年纪的增加而改变。

  在万达的一次年会上,一首《西海情歌》由王健林演出,记得他曾说过,无论刀郎如何,就王健林个人来说,还是非常喜欢听刀郎的歌,也很喜欢唱刀郎的歌。

  对于听众而言,或许我们懂得的音乐知识不如专业人士,但是我们可以分别出,什么是让人喜欢的歌,什么是让人喜欢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