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7年萨拉丁虽成功征服耶路撒冷新的负担和挑战却也随之而来

日,狮心王在图尔的一场公开典礼上接受了朝圣背包和手杖,法王在同一天于圣但尼教堂举行了同样的仪式。

随后,1190年7月4日,就在拉丁人于哈丁战败后的三周年之际,安茹王朝与卡佩王朝的十字军主力部队一起出发了。为了区分两支队伍,他们做出决定,腓力的部下佩戴红十字,理查的部下佩戴白十字。达成扬帆驶向黎凡特之前于西西里的墨西拿会合重组的共识后,两军便在里昂分道扬熊了。利用广袤的安茹王国的资源以及萨拉丁什一税积攒的财富,理查得以召集、装备一支大军。虽然当时他可能已聚集了总数约1.7万人的兵力,但从韦兹莱启程时随行的大概只有一支6000人的王室军队。

狮心王南下直抵马赛,由此出航,沿意大利海岸于9月23日到达墨西拿,而他的部分军队则在坎特伯雷大主教鲍德温率领下直接驶向了圣地。理查还设法从英格兰、诺曼底、布列塔尼、阿基坦筹备了一支约有百艘船只的舰队,它绕过了伊比利亚半岛与国王在西西里会师。腓力奥古斯特的个人队伍似乎规模要小得多。他从里昂行军至热那亚,在那里通过协商,以5850马克的代价,达成了将650名骑士、1300名扈从用船运至西西里及近东的协议。卡佩国王于9月中旬抵达了墨西拿。

随着冬天快速临近,海洋变得更加凶险难测,他们决定等候至第二年春天再前往黎凡特。再者,理查还有政治上的顾虑需要解决。狮心王的妹夫、西西里国王威廉二世于1189年11月去世,这令西西里陷入了继承权的纠纷中,而在理查到来后,他迅速解决了危机。一旦秩序恢复,十字军们在整个冬天都忙于修整舰队,进一步收集武器、装备——例如,理查获得了大量石弹的供给。在此期间,狮心王还接见了以预言能力著称的一位西多会修道院长菲奥雷的约阿基姆。

约阿基姆很快预言理查将攻占耶路撒冷以及末日审判即将来临,据说他断定“上帝将令你击败他的敌人并让你名列世间所有王公之上”一一番话只能徒增狮心王的自负。理查与腓力二世的妹妹法兰西的艾丽斯久拖未决的婚约问题也得到了解决。尽管法王一再要求举行婚礼,狮心王自登基以来却一直回避这个问题。如今,随着圣地之旅的开启和腓力投身于战事,理查露出了底牌。他无意也不愿迎娶艾丽斯。

相反,他已安排了与纳瓦拉的新联姻。1191年2月,纳瓦拉女继承人贝伦加丽亚在狮心王那不知疲倦的母亲阿基坦的埃莉诺(她已年过70)的陪伴下,抵达意大利南部。腓力奥古斯特面临着木已成舟的情况。当理查威胁将提供证人证明艾丽斯是亨利二世的情妇并曾为老国王生下一名私生子后,卡佩君主不得不及时止损。他解除了狮心王的婚约,收到了1万马克的回报。公开冲突得以避免,但腓力遭到了羞辱,这一不光彩事件令他重燃对安茹国王的敌意。

最终,随着春天到来,海上通道重新开启,十字军国王们开始了圣地之旅的最后一程。腓力于1191年3月20日起航,4月10日,理查的舰队也跟着起航,随行的还有琼与贝伦加丽亚。此刻距离哈丁会战几乎已有4年。在此期间,黎凡特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受挑战的征服者:1187年10月2日占领耶路撒冷是萨拉丁一生的最高荣誉—— 其充满激情的个人野心得到了满足,其公开追求的吉哈德运动已经实现。

拉丁王国处于覆灭的边缘,其统治者被俘,其军队被尽数摧毁。很容易去畅想,随着这样一场大胜,世界将空前团结以支持萨拉丁的事业,对他的成就赞不绝口,几乎低声下气地接受其领导权。当秋意降临圣城,萨拉丁真的赢得了喘息之机去回顾、庆祝他所取得的成就了吗?实际上,征服耶路撒冷几乎没有缓解他的压力,反而带来了新的负担和挑战。收复耶路撒冷是一场大胜,但并非与拉丁基督教世界间的战争的终结。

现在,萨拉丁不得不在治理其扩张后的帝国与彻底摧毁东方法兰克人殖民地的职责间进行平衡,同时还要准备保卫圣地免遭汹涌的西方十字军入侵。他正确地估计到,很快他们将试图一雪哈丁之耻并夺回圣城。即便如此,1187年的萨拉丁本应如日中天。然而事实上,从这一刻起他的力量开始逐渐衰退。在即将来临的痛苦考验中,他常常令人震惊地似乎遭到孤立一位曾经伟大的将领变得狼狈不堪,为军队所抛弃,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的暴风骤雨里,他陷入了挣扎求生的境地。

得天下易,治天下难。1187年10月后,萨拉丁面临着诸多 困难。资源是最重要的。那年秋天,萨拉丁的臣民和盟友精疲力竭,由于激烈战役的开销,苏丹管理不善的财政资源业已耗尽。在此后几年中,随着来自新征服的财源从滔滔洪流变为涓涓细流,阿尤布王朝国库对满足萨拉丁追随者的贪欲开始力不从心,事实证明,在战场上维持一支大军越来越困难了。夺取圣城带来了另外一些不那么明显的后果。

萨拉丁在吉哈德的旗帜下集结了一支联军。但随着其核心目标的实现,此前隐匿在世界中的妒忌、猜疑和敌意又浮出水面。随着时间推移,哈丁会战前曾短暂地将世界团结在一起的使命感烟消云散。在耶路撒冷取得的历史性胜利也促使一些人对他的下一个征服目标产生疑问一他们担心他会成为一个暴君,一心想要推翻既有秩序、铲除阿拔斯哈里发以打造一个新的王朝和帝国。

作为一个篡夺了赞吉王朝权力的库尔德“局外人”,萨拉丁 从来没有得到突厥、阿拉伯和波斯的明确支持。他也无法宣称自己拥有任何神赐的统治权利。相反,苏丹小心翼翼地塑造其作为逊尼派正统教义的保卫者和虔诚的圣战斗士的公众形象。萨拉丁遵循其谋士的建议,煞费苦心地争取巴格达的阿拔斯王朝哈里发纳赛尔的支持,因为这是合法性的保障。1187年后,苏丹延续了顺从纳赛尔的政策,但随着现在阿尤布王朝的势力似乎无人可及,二者的关系开始变得越来越紧张了。

将法兰克人赶下海,1187年末,萨拉丁最优先的战略考量是扫荡黎凡特残存的拉 丁前哨,封锁近东地区,防止任何来自西欧的十字军登陆。然而,消灭法兰克人残余势力注定不会是一蹴而就的工作。随着在哈丁取得胜利,巴勒斯坦的许多地方已被征服,其主要港口如今在手中,但尚有一些位于加利利、外约旦的法兰克要塞仍未屈服。虽然萨拉丁的一位潜在对手的黎波里伯爵雷蒙三世于9月因病去世,可是北方的十字军国家一一的黎波里和安条克,依旧毫发未损。

最急迫的问题是提尔。在整个1187年夏天,这座港口城市成 了巴勒斯坦的拉丁人的一个抵抗中心,并且萨拉丁允许了数以千计的基督教难民聚集在它的城墙内。哈丁会战之后,倘若没有蒙费拉侯爵康拉德指挥守军防御,提尔原本很可能会落入萨拉丁军队手中。康拉德是一位来自意大利北部的贵族,亦是已故的蒙费拉的威廉的弟弟,他此前在君士坦丁堡为登基不久的拜占庭皇帝依沙克二世安格洛斯效力。

但当他于1187年夏初谋杀了一位依沙克的政敌后,康拉德决定前往圣地朝圣避祸。他在1187年7月抵达巴勒斯坦,就在哈丁会战的数天之后。康拉德发现提尔正陷入重围。侯爵的到来对法兰克人而言是一大利好,对萨拉丁来说则是一个不曾料到的麻烦。康拉德胸怀大志,是一个诡计多端、不择手段的政客,亦是一名具有威信的干练统帅。

他抓住了提尔的困境所提供的机会,迅速掌控了大局。他激励拉丁民众行动起来,立刻着手加固这座城市本来就相当坚固的城防。1187年9月,萨拉丁决定集中精力围攻耶路撒冷,这给了侯爵宝贵的喘息之机;他充分利用这个机会,赢得了骑士团和比萨、热那亚舰队的支持,为提尔备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